第三十九章 尊稱(求訂閱~求月票~)

作者:頹廢龍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無限恐怖我的鋼鐵戰衣快穿攻略:黑化BOSS,極致寵地球毀滅計劃幻想世界大穿越終級兌換商店湘信有鬼詭神冢

800小說網 www.nrfpru.icu ,最快更新獵魔烹飪手冊最新章節!

    老婦人仿佛是未卜先知般打斷了杰拉德的話語。

    她扭過頭,看向自己的兒子。

    剛剛一擊就讓‘復興會’、詭異和暗地中窺視者們灰飛煙滅的杰拉德面對著自己母親的視線,就如同消失后一樣,下意識的就要躲閃。

    可車廂就這么大。

    躲哪里去?

    杰森身后?

    拜托,他又不是身材嬌小的丹妮斯。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向杰森求助。

    胳膊肘微微一碰杰森。

    杰拉德示意杰森幫忙。

    這是事先說好的,杰森當然不會臨時反悔。

    雖然眼前的姑母看起來很嚴厲,但是應該還是可以講道理的。

    當即,杰森就要開口。

    可還沒等他開口,老婦人就微笑的看向了他。

    不知是否錯覺,看著微笑的老婦人,杰森耳邊回蕩起了老虎的吼聲。

    “杰森,我是你的姑母。”

    “在莉莉逝去后,我應該是你唯一的長輩了。”

    “既然你的表哥已經馬上要結婚了,我認為你的婚期也可以提上日程了——丹妮斯你覺得呢?”

    說著,老婦人看向了丹妮斯。

    汪?

    丹妮斯一愣,一臉的不明所以。

    而杰森?

    向著杰拉德投去了一個無能為力的眼神后,就直接敗退。

    之后的路程中,老婦人、丹妮斯所在的一側繼續歡聲笑語。

    杰拉德垂頭喪氣。

    杰森保持沉默。

    他想要安慰一下杰拉德,但是想了想最終什么都沒有說。

    有的時候,還是不要引火燒身的好。

    這不是不幫忙。

    而是……

    對手太過強大。

    還不能用武力解決。

    大約三四分鐘后,馬車停在了一棟白色的兩層建筑前。

    從馬車的角度看,正面有直接出入的門,沒有院落之類,只是在門的位置,向內推了兩米,將客廳劃出了一部分,形成了一片空地,放著一把搖椅和一個小圓桌。

    此刻圓桌上已經放了一壺茶和四個茶杯。

    同時,三張木質的圓凳子放在了搖椅旁。

    走下了馬車,杰森打量著周圍。

    能聽到海浪聲,綠植、碎石小路。

    距離德倫街111號,大約1公里左右。

    只是這里的建筑雖然返修過,凡是按照周圍的植被看,應該比德倫街111號早很多。

    “這里曾是漢斯莊園舊址的看門人房屋。”

    “我最初來到漢斯海港就是在這里。”

    “嗯,就像你想的那樣,我是這里的看門人。”

    老婦人一邊坐在了搖椅中,一邊向著杰森解釋著。

    看門人?

    杰森看著老婦人,完全無法想象這位老婦人曾經會有這個身份。

    畢竟,在他的印象中,看門人大多數男性,且擁有相當的武力。

    “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嗎?”

    “杰拉德的劍術、騎術、射擊啟蒙老師都是我。”

    老婦人示意所有人都坐下后,為每個人都倒著茶,是類似玫瑰花瓣的花茶,有著淡淡的甜香,而在倒茶中,老婦人繼續說道:“而且,當時我剪了頭發,女扮男裝。”

    女扮男裝?!

    丹妮斯的雙眼又亮了。

    它看過很多小說中有著這樣的橋段。

    但現實中卻是第一次見到。

    “那好玩嗎?”

    丹妮斯好奇的問道。

    “好玩?”

    “一點都不好玩!”

    “不僅擔心自己的身份暴露,而且還要時刻的面對危險——當時的漢斯海港充斥著各類的怪物、邪教徒,市區內都難以保證安全。”

    “我們這些看門人,就是為了保護雇傭者的身家性命。”

    “死亡率極高。”

    “和我同時來的一批看門人,三個月后就剩下了我一個,六個月后,看門人又換了一批,而我成為了看門人的首領,開始負責整個莊園的安全。”

    喝了口茶,老婦人平鋪直敘的說著,丹妮斯一縮頭。

    全都是死人,這一點都不像它想象中的浪漫。

    不過,丹妮斯沒有放棄。

    它繼續追問著。

    “那這里不是漢斯莊園嗎?”

    “杰拉德的姓氏是漢斯啊,您在這里遇到了杰拉德的父親,對嗎?”

    “還有,為什么大家都稱呼杰拉德為杰拉德大人,而不是漢斯大人?”

    老婦人喝了一口茶,笑著說道。

    “這里是漢斯莊園,帶并不代表我在這里認識了杰拉德的父親,我們是在城區的餐館認識的,那里當時新開了一家烤肉店,輪休的我去吃烤肉,杰拉德的父親也偷偷的跑出來,沒帶侍衛的他,遇到了一點麻煩,我順手解決了,他請我吃了烤肉,所以,我們認識了。”

    “至于為什么不是漢斯大人?”

    “因為……”

    老婦人的聲音一頓,卻沒有再說下去,她抬手摸了摸丹妮斯的頭頂。

    “去休息吧。”

    “雖然你們明天不用早起。”

    老婦人說著。

    一直保持沉默的杰拉德頓時抬起了頭。

    他驚喜的看著自己的母親。

    “今天發生了這么多事,你認為明天還能夠舉行婚禮嗎?”

    “至少需要一周的時間來處理。”

    老婦人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一周嗎?”

    杰拉德微微松了口氣。

    破有一種能拖一天是一天的打算。

    “去帶杰森、丹妮斯回去休息。”

    “我也累了。”

    老婦人說道。

    杰拉德、杰森、丹妮斯馬上站了起來。

    老婦人目送他們登上了馬車,逐漸遠去,直到拐入了道路一側后,這才轉身向著房間中走去。

    曾經的守門人房間保持著當年大部分的風格。

    粗狂、簡單,以使用為主。

    但是有些人卻是永遠的都回不來了。

    老婦人抬手撫摸著房間中粗厚的柱子、桌子、樓梯,思緒似乎飛到了幾十年前。

    十幾秒后,她微微嘆息了一聲。

    隨著這聲嘆息,老婦人的氣息再次變為了那種上位者獨有的氣息。

    “開始下一輪的布網。”

    她淡淡的說道。

    “是,漢斯大人。”

    周圍的空氣中,傳來了齊齊的回答。

    隱約間,一道道藏匿的身影,單膝跪地。

    接著,一切消散。

    只剩下了老婦人低低的呢喃聲。

    “獅鷲聯邦。”

    “復興會。”

    “棄世教。”

    “磨蝕會。”

    “還有……”

    “血源!”

    “你們都已經聚集在了漢斯海港吧?”

    “我已經給了你們足夠多的時間。”

    “你們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六码复式任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