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九章 投石問路

作者:躍千愁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紅包神仙群系統總裁爹地惹不起余生與你共相守戰神狂飆動力之王無敵神龍養成系統神級修煉系統

800小說網 www.nrfpru.icu ,最快更新前任無雙最新章節!

    一間靜室內,兩道光幕,光幕里分別是曲氏會長曲山居和巫氏會長巫擎天。

    裴氏會長裴元濟在兩道光幕前來來回回,氣急敗壞的叫囂:“沒動手!你們收到了消息沒有?居然錯過了最佳時機沒動手!不動手還讓我們提供各種情報干什么,耍我們玩嗎?”

    光幕里,曲山居和巫擎天的臉色也不好看,這樣一來,他們三家拖不了多久了。

    ……

    午時過后的街頭,虞水清在路旁樹蔭下靠邊行走,返回一流館的途中。

    一流館離滿口香酒樓不算遠,虞水清每次來回都是步行。

    抵達一流館,經過鋪子門口時,虞水清往里面多看了兩眼,看到了躺椅上搖著蒲扇看視訊新聞的張列辰。

    她沒進去打招呼,也一直是如此,從門口過了,繞到了側面的院子大門開門而入。

    聽到開門關門的動靜,最近長期悶在屋內關注各方情況的陸紅嫣也出來了,還以為是林淵回來了,沒想到是虞水清提前回來了,立刻走來迎接,看了看天色,有些意外道:“虞姨,才剛過午時,今天怎么這么早回來了?”

    虞水清笑道:“我也不想回來,表姐說每隔幾天讓我休息一下,說今天下午城里有熱鬧看,讓我去逛逛,讓我回來了。”

    陸紅嫣哦了聲,同樣笑道:“老板娘不愧是虞姨的表姐,一家人果然是頗為關照。”

    虞水清看了眼她剛打開的房門,問:“悶在家里沒出去?”

    陸紅嫣搖了搖頭。

    虞水清:“要一起去逛逛嗎?”

    她的突然回來,已經讓她心里有些疑云,再聽到這話,想起了林淵的交代,心弦驟然繃緊。

    有些事情,她這里是以有備對不備的,早有預對方案。

    但她表面上并未露任何端倪,只是眨了眨眼睛,問:“去哪逛?”

    虞水清:“我也不清楚,表姐說城北那邊有熱鬧看,距離有點遠,你在家閑著也是閑著,你有車會開車,來去方便,要不要一起?”

    陸紅嫣拒絕了,一臉抱歉道:“虞姨,真不巧,我這里待會兒有點事,林子讓我去秦氏一趟,今天不能陪你出去了,要不讓辰叔陪你去吧?”

    虞水清臉上瞬間涌現難以掩飾的錯愕,不過又很快消平了,牽強笑道:“沒事,你有事就忙你的,我先去把幾件換洗的衣裳洗了。”說罷轉身去了自己屋里。

    見其關了房門,陸紅嫣也迅速回了自己屋里,門一關,立刻打開了光幕,調出了監控,盯著監控畫面里的虞水清。

    房間里的虞水清雙手握在一起,有些糾結的來回走動,最終略開門縫朝外界觀察了一陣,才轉身到屋里角落,拿出了手機,撥出了一個號放在耳邊。

    盯著畫面的陸紅嫣瞳孔驟縮,終于看到這位私下與外界聯系了,擔心的事情恐怕真的是要出現了。

    電話接通了,虞水清喂了聲,輕聲道:“是我。”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情況怎樣?”

    虞水清:“事情出了點意外,她不能陪我出去……”把陸紅嫣說的情況轉告了。

    男人的聲音,“你現在在哪?”

    虞水清:“一流館,自己的房間里。”

    男人的聲音略怒,“不是再三警告過你嗎?不要在一流館跟我這里聯系,那里都是修士,容易露餡!”

    虞水清忙解釋道:“一個在藥堂里,一個在自己房間里,暫時沒事。現在出了意外,我不知該如何處置,不得不緊急聯系你。我現在該怎么辦?”

    男人的聲音沉默了一會兒,道:“你先等著,有決定立刻聯系你,等我通知。”說罷中斷了通話。

    虞水清慢慢放下了手機,走到榻旁坐下了,靜靜等著,手機握在手里不放。

    盯著監控的陸紅嫣也拿出了手機,聯系上了林淵,“是我,家里有情況。”

    林淵本在辦公室內盤膝打坐修煉,接了電話才收功開眼,聞言立刻由盤膝打坐狀態站了起來,道:“說。”

    陸紅嫣:“虞水清突然在這個點回來了,有點不正常……”把虞水清邀自己出去玩的情況說了下,不忘補充虞水清回了房間里終于和外界進行了聯系的情況。

    林淵:“對外聯系說了些什么?”

    陸紅嫣:“不知道,她很小心,聲音太小了,監控里聽不清說了什么,但鬼鬼祟祟的肯定有問題。”

    林淵問:“橫濤那邊,城衛對各方的監控可有發現什么異常?”

    陸紅嫣:“橫濤沒有給出提醒,就應該還沒有任何異常,我回頭可以再問問他,再確認一下。”

    林淵沉默了,有點搞不懂對手是什么意思,不對秦氏那邊動手,反倒要對一流館這邊動手了,是幾個意思?

    難道打消了其它念頭,只想搞到備份的煉制秘法帶走就行?

    對手的手段有些神出鬼沒,有點不合常理,哪怕事先掌握了情況,也還是讓人捉摸不透,他徐徐道:“知道了,按計劃見機行事,手機不要關帶在身上!”

    “好。”陸紅嫣應下。

    林淵也走到沙發旁坐下了,手機打開了擴音功能,就放在了邊上的沙發扶手上。

    他的辦公室內還是老習慣,窗簾都拉著,獨自靜坐在黑暗中,體聽著手機里傳來的任何動靜……

    竹林,曾英長步履匆匆地進了屋內,找到了蕭雨檐,緊急稟報道:“會長,情況有變,一流館那邊出了點意外。”

    正守著桌上不闕城地圖不斷做各種標記的蕭雨檐驟然抬頭,“怎么回事?”

    “陸紅嫣有事,說是林淵招她去秦氏,不能陪魚餌出來游玩……”曾英長也把情況詳述了一遍。

    蕭雨檐聽后立問:“是不是魚餌露出了什么破綻?”

    曾英長道:“應該不會,人是我親自精挑細選出來的,應付這種場面不會有什么問題。”

    蕭雨檐沉默了,這事的確有些意外。

    有些事情別看是簡單的幾句話,但前前后后都是做過精心準備的,是做過精心鋪墊的。

    早前讓魚餌拉陸紅嫣一起出去逛,就是在做鋪墊,就是在讓魚餌和陸紅嫣關系親近,來去無恙也是在解除陸紅嫣那邊可能會有的防備,為后面能把陸紅嫣給放心帶出來做準備。

    包括魚餌現在對陸紅嫣的幾句話,說什么城北有熱鬧看,距離有點遠,你在家閑著也是閑著,你有車會開車,來去方便,要不要一起之類的。

    都是精心設計的,話說到這個地步,憑魚餌在一流館博取的同情處境,還有和陸紅嫣的親近關系,陸紅嫣總不能讓魚餌走路去,魚餌一直干活忙著,很少休閑,陸紅嫣大概率上也很難說出讓魚餌不要出去休閑的話來。

    更何況秦氏風平浪靜,風頭已經過去了,經過事先的周密推演,陸紅嫣大概率上是要被魚餌給釣出來的。

    誰想人算不如天算,竟然撞上了有事,林淵招了陸紅嫣去秦氏。

    見他久久不語,曾英長試著說道:“要不干脆在陸紅嫣去秦氏的路上做好布置,下手劫人?”

    蕭雨檐低頭,盯著地圖道:“我們沒動手,風頭雖然過去了,秦氏雖然松了口氣,可防范心仍在,從秦氏總部周圍仍守著的巨靈神就能看出。秦氏巨靈神陣法的煉制開始,令整個不闕城城衛進入了高度戒備狀態,顯然是擔心利益之爭引來不軌,城中到處密布眼線,與秦氏有關的人估計都在城衛的關注下,這個時候在途中動手劫人,暴露的風險太大,不把人給引到合適的地點去,不好冒然動手!”

    曾英長遲疑:“那怎么辦?放棄不成?”

    蕭雨檐:“不能放棄!從一流館下手,不但是要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也是在投石問路,否則全面動手失敗了,我們還不知輸在哪。”

    曾英長明白了,這位對能偶然得到羅康安手上有東西的消息,依然心存懷疑,若這次針對羅康安的動手能順利,則說明沒問題,若羅康安手上壓根沒東西,那就很有可能是人設下的局,也就意味著又被人給出賣了,后面還要不要全面動手只怕是值得斟酌了。

    蕭雨檐盯向他,“根據魚餌提供的一流館的內部情況,張列辰、林淵、陸紅嫣三人的關系不錯,如果能把張列辰給引出來也行,可以利用張列辰再把陸紅嫣給引出來,把兩人同時控制在手,鉗制林淵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曾英長:“張列辰和魚餌的態度一直不遠不近的,若張列辰也不肯出來呢?”

    蕭雨檐:“若不出來,時間上來不及了,我們醞釀的東西快要發作了,那就只能是讓魚餌想辦法在一流館內做手腳,看能不能把三人同時給制住,到時候我們可不引起動靜直接闖入一流館帶人走。不過…讓魚餌對三個修士做手腳,風險很大,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這樣做的好。”

    曾英長頷首,“明白了,張列辰就張列辰吧,先下手試試,我這就去安排。”

    蕭雨檐嗯了聲,曾英長立刻快步離去……

    一流館,虞水清開門出來了,換了身體面衣裳。

    房間里,守著監控的陸紅嫣見到虞水清朝這邊房間走來,與通話的橫濤略作交代便終止了對話,也立刻關掉了監控光幕。

    稍候,咚咚敲門聲響起。

    陸紅嫣故意假裝問了聲,“誰?”

    虞水清的聲音傳來,“紅嫣,是我。”

    陸紅嫣這才起身去開了門,見到煥然一新的虞水清,當即熱情道:“虞姨,請進請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六码复式任三多少组